当前位置:首页 > 分支机构 > 学会动态 >

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全国高端学术研讨会在京召开

时间:2018-01-24 17:23 点击:
重视中国传统教育伦理的当代价值

  为了积极学习贯彻十九大关于立德树人、加强师德师风建设的精神,推动构建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提高我国师德建设理论水平,中国伦理学会教育伦理学专业委员会、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和上海师德研究与评价中心于2017年12月24日在北京联合召开了“中国传统教育伦理的当代价值--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全国高端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山大学、中共中央党校、上海师范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全国近30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会议由中国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葛晨虹教授主持,中国伦理学会教育伦理专业委员会主任、上海师范大学王正平教授作主旨发言。

  教育伦理精神承载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教育活动的价值追求,而教育伦理内涵的教师道德体现着一个社会评价教师教育行为是非善恶的具体标准。与会专家一致认为,教育伦理和教师道德既有民族继承性又有人类共同性,人无德不立,国无德不兴,教育无德不能繁荣发展。当代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需要我们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建构中国特色教育伦理和教师道德理论和话语体系。

 
应当充分重视中国传统教育伦理和教师道德的当代价值

  许多专家认为,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上,产生了一大批杰出的教育家和思想家,他们在长期教育实践中积累起来的教育伦理和教师道德智慧,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值得我们批判继承,并根据新时代经济、政治、文化、教育事业发展提出的要求进行创造性转化,建构新时代中国特色教育伦理和教师道德话语体系,体现中国教育特有的文化价值理念,为提高我国教师道德水准,发展新时代教育事业服务。
 
  北京师范大学周桂钿教授针对目前某些国内学者对于西方哲学盲目接受的现象指出,用西方的标准来衡量包括伦理道德在内的中国哲学不合适。因为中国的哲学是求上的政治哲学,而西方的哲学是求真的科学哲学。哲学的区别又影响到教育方式:西方主要以课堂为主,在培养专业人才这方面具有一定的优越性;而中国的学院最初是以培养君主和君子为主,不仅强调技术,更关注的是对学生道德的培养。在古代,教育不叫教育,而是叫教化。教化是提高人的素质,改变整个社会风气。他指出,几千年来,中国都是蓝色文化的先进代表,我国的蓝色文化以郑和下西洋为标志。所以教师道德建设应该对我国优秀传统道德文化持有自信的态度,并且能够将这样的自信传承下去。
 
  中国人民大学焦国成教授认为,古代师德中的“师”是泛称,指在道德、学问、技艺有一定特长,并且可以对人提供指导的人,这都可以称为师。而在现在,师主要是指从事教育的人。我们应当将师的范围扩广一些,即所有对青少年身心具有指导意义的人都应当注重师德的培养。而对于教师道德培养的追溯,周代时教育就已经比较完备。周代的教师主要是为培养君主服务。教师有不同的分工和名称,“太保”主要负责学生的身体健康;“太傅”主要负责教导学生的思想品德;“太师”主要负责学生的知识技能培养。也就是教师要同时重视学生的德智体的全面发展。那时对教师的要求就非常高,要求教师博学多闻,教化民众。而教育在古代是官学,因此教师不仅要教太子,而且对老百姓也负有教育责任。
 
  焦国成认为,探讨我国传统教育伦理或教师道德的当代价值应当关注两个问题,一个是古代教师的教育道德边界问题,第二个是哪些词能够形容师德的话语体系。首先是“有教无类”,其次是“因材施教”,接着是“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最后是“尊圣贤”。也就是说,在古代,教师不仅要有道德,而且还要能做事,即“德”与“事”的统一。焦国成表示我们目前在探讨如何建构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时不妨借鉴吸收古代的一些优秀话语体系。
 
  北京师范大学贾新奇教授指出:真正做好“古为今用”历来很难。批判继承我国传统教育伦理和师德思想,为新时期教育伦理和师德建设服务,这“古为今用”的工作要做好同样不容易。就理论研究而言,为了实现“古为今用”,需要“兼通古今”。“通古”不是仅仅知道传统教育伦理和师德思想的内容,更重要的是弄懂它们背后的所以然;“通今”不是囿于教育和教师本身来谈教育伦理与师德问题,而是将这些课题置于整个的时代和社会背景中去理解。总之,把“通今”所得到的清晰合理的价值目标与“通古”所得到的普遍有效的思想启迪结合起来,“古为今用”的工作才会取得实效。

 
为师责任关键在“传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陈瑛教授指出,中国古代,师与“天、地、君、亲”同尊,不但是知识的传继者。而且是道统的承继者,师与道不可分。“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道对于师来说是最重要、最关键的,师的意义和责任,第一是传道。韩愈《师说》说,“传道授业解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老子道德经》指出,“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 道与德相比,道是最重要、具有决定性的意义,而道德则是由道决定的。 道是什么?它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是社会和历史规律,是代表着时代要求,是指示人们前进的方向道路,也是人们应当自觉追求的理想信念。道德是由道决定的,是人为了实现道,必须具备的行为的规矩、规范。“德者,道之舍,物得以生,生知德以职道之精,故德者得也,得也者,其谓所得以然也。” (《管子·心术上》)
 
  因此,必须据道以立德。以道德而立人铸魂。师道就是孔子在《论语·述而》 说的“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 在我们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道”。它是培育和实践社会主义道德,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础。我们今天的树德首先就是要基于这个“道”,传这个“道”,树立起这个坚强的理想信念。
 
  陈瑛指出我们今天的师道,要提升。首先要志于今天之道,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志于此道,则具备文化自觉、自信、自强,而立德,立己树人。道进,则德也应随步跟进,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正进入一个新时代。并以此为根据。进到“依于仁”,就是要以人民为核心,从爱人民出发,学习并传授各种知识和本领。教师道德与时俱进。把我们的“德”立足于“道”之上,以道促德,立德树人。立德树人,也是治国理政的关键。关系着人民群众的生活幸福,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重要而且艰巨,这是我们的责任。
 
  来自北京信息科技大学的赵爱玲教授提出,我们所说的“传道”“授业”“解惑”中的“道”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道,而是求甚解的“道”。这里的“解”是讲解的“解”,就是作为教师要给学生讲深讲透。在今天信息化和时代化的背景下,我们的教师传授给学生的不仅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给学生传授道理,这里面的道理更多的是导向性和经验性的道理。我们要用学生认可的方式,比如网络、视频、自媒体以及多媒体将学生调动起来。作为教师要将姿态放低以此深入到学生当中去,改变传统的“你教我听,你说我记”的这种状态,而且要让我们现在的这种二元主体成为一种常态。

 
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建设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
 
  湖南师范大学王泽应教授就就如何弘扬中华优秀师德传统精华提出了自己的思考。他认为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建设本质上是一个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道德建设过程,这要求我们在承继中华优秀师德传统基础上借鉴国外有益的师德建设成果,在总结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师德建设实践经验基础上着眼于教育强国战略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大愿景作一创造性的整合与创新性的发展。就弘扬中华优秀师德传统精华而言,主要应在以下几个方面加大力度:
 
  第一,深刻认识中华师德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凝聚着中华师德的合理性价值并借助一代又一代为人师表者的传播传承得以发展绵延。第二,全面开掘中华优秀师德传统的源头活水,对之作出立于新时代的系统总结,使之成为中国特色教师道德体系建设的丰厚资源、丰厚土壤和宝贵财富。第三,深度研究“既做经师,亦作人师”并将“经师”与“人师”统一起来的师德风范。第四,积极弘扬“德者才之帅也”,“才者德之资也”的德才统一观。第五,高度肯定中华师德“甘于清贫”、“一身正气”的崇道卫道和弘道精神。中华师德向以“不因贫穷而怠乎道”的精神著称于世,孟子所言的“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荀子所言的“权力不能倾也,天下不能荡也,群众不能移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是中华师德崇道卫道和弘道精神的集中体现。这种精神对抵制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为物役”尤其有重要价值。
 
  中共中央党校靳风林教授指出,当我们将传统的教师道德话语体系与国外的话语体系进行比较时,应当重视价值取向的差异,在时空上不能错位。中国求善,西方求真。西方教育重视知识的灌输,思维方式的培育,而中国教育的最高目的是改善人性,追求天人合一的境界。大教育家朱熹重视“求道贵正”、“求道贵精”、“学达性天”。他指出,教育具有三个目标,首先是知识教育,其次是思维训练,最高层次的是对人性进行改造。作为一名教师,我们不仅要向学生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能够使学生的人生境界得到升华。

 
坚持经师与人师合一、教书与育人并重
 
  人民教育出版社刘立德编审对文化自信视角下传统教师伦理的创造性转换和创新性发展做了探讨,他认为要正确处理教书与育人的辩证关系,坚持“经师”与“人师”合一、教书与育人并重。教师不仅要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有创造性、有想象力、身心健康的人才。教师所从事的是一项高尚事业,要倡导学为人师、行为世范。韩愈讲的“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这句话中,很注意把“传道”摆在第一位。何谓“传道”,就是要教育学生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教师应该成为传道、授业、解惑者,成为具有教育智慧的学者,成为人格修养的楷模。他还提出在教学中教师要尊重每一个孩子,对孩子充满爱心,多和学生交流,这就是教学相长。教育教学活动是心灵与心灵的沟通,灵魂与灵魂的交融,人格与人格的对话。好老师要用爱培育爱、激发爱、传播爱,通过真情、真心、真诚拉近同学生的距离,滋润学生的心田。尊师爱生。师道尊严。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首都师范大学王淑芹教授认为,我们今天做教师的资格不仅仅是指职业资格更是指道德资格。教师的道德资格主要包括崇德启志,也就是教师要有仁德;其次是因材施教,即教师对学生的评价要全面客观,具有针对性;最后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这要求我们作为教师首先要明道,其次要信道,最后要守道,只有自己相信自己所传的道才能感染学生认同乃至最后实践。
 
  中山大学林滨教授则进一步地思考中国特色师德话语体系背后的文化资源。她认为教育最本真的就是文化育人,文化化人。构成当代教师道德话语体系有三个组成部分,首先是中国传统道德教育资源,其次是革命的教育理念资源,最后是广义的现代教育理念。她指出随着时代的发展,教师在学生面前充当的更应该是同行者的角色,现在的师生关系更具有时代性、生成性以及开放性。
 
  中国政法大学谢军副教授对中国传统师德做了阐释,他提出了以下几点:首先是教师要有“传道”的品德,即具有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其次是教师要具备有教无类的品质,即对学生的受教育权要一视同仁。第三是关注能够成为学生 “人师”的教师自身品德。最后是“教学相长”,强调师生平等的品德。他认为中国传统有丰富的优良师德资源,这些优良的师德资源非常值得我们去整理、挖掘、发展。

 
对传统优秀师德理念赋予新思想、新内涵、新要求
 
  与会专家认为,中华民族优秀师德传统的内容非常丰富,对于今天建构中国特色教师道德话语体系有着不容忽视的重要作用,需要我们对其进行深入地挖掘,并结合时代的发展与教师工作的实际赋予新的内容,使之得以创造性转化和创造性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肖群忠教授表示,我们从传统师德中可以吸取的主要有益因素是:第一,传道明德,以身作则。教育的目标和原则是传道明德,使人成人,成为一个“君子”、“大人”“圣贤”,因此,作为师者必须作出表率和榜样,这不仅是师德之必须,而且是以德为本的教育活动能够得以进行的先决条件。第二,“有教无类”,教育公正。今天就是尊重每个人的受教育权,公正对待每一个受教育者,这实际上就是实现教育公平的问题,公正地对待学生即教育对象,是一个为师者应该具有的道德品质。第三,爱生亲徒、乐教不倦。教师道德必须乐教而非厌教,这是为师者的一种良好的职业道德情感。在乐教的基础上,还要不怕疲倦辛苦,因为教师工作是很辛苦的,培养人的工作是最难的,教师要不断学习进步,提高业务,对每个学生都要倾注心力,这当然是需要一种不知疲倦,甚至是“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不仅要做到“学而不厌”,而且要做到“诲人不倦”。第四,循循善诱,因材施教。由于教育工作是培养人的工作,做事的方法就是待人的方法,从而也是重要的师德内在要求。坚持因材施教的原则,意味着对每个学生的个性的尊重,也可以使教育活动收到更好的效果。
 
  首都师范大学李春玲副教授认为,我们今天新时代的师德建设可以从多方面吸取我国传统优秀师德的有益资源。其中有:1、乐道情怀。中华民族是一个崇德重德的民族,在教育上主张德育为先。在中国教育史上,很多教育家都是立志乐道,视教育为终身事业,无论在什么境遇下,都怀有献身教育的崇高目的并不懈努力。因此,乐道情怀应该纳入今天的教师道德体系,并且,需要不断地挖掘和赋予新的内涵。乐道情怀就是教师热爱教育事业,把教育不是当成谋生的手段,而是把它转化为乐生的事业。这是一个很高的师德境界,它需要教师在传道过程中,通过学道、悟道、体道、得道,从而达到乐道的境界。2、师表风范。尤其是未成年的学生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在很多时候是通过教师的身教去印证他的言教。所以,今天的教师更要把师表风范作为践行的一个重要要求,在思想品德、学识才能、言谈举止、仪表风度等方面,规范自己的言行,为学生的健康成长起到表率作用。3.乐学境界。 中华民族既是一个重德的民族,也是一个重视学习的民族。古人有这样的看法:“天地之性,人为贵,贵其识知也。”可见,一个人只有不断地学习,他才能成长为人。因此,学习是人成为人的内在需要。这可以看作是乐学的一个认识前提。要达到乐学的境界,需要经过求知、好知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4.“内省”、“慎独”修养。教师要有为师的资格,就必须要修养自己,使自己不断地提高和完善。强调教师要在隐蔽之处见德性;在微小之处重修养,防微杜渐,积善成德,不断提高自己的修养水平。

 
当代中国教育呼唤弘扬教师的仁爱精神

  上海师范大学王正平教授提出,当代中国教育呼唤弘扬我国教师的仁爱精神,应当把教育仁爱作为教师道德的核心素养。“仁爱”在儒家伦理思想中有非常丰富的阐述。何为仁?“樊迟问仁。子曰:‘爱人’。”孟子主张,“仁者爱人”,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传统师德的“仁爱”主要有两点:一是爱人,同情、尊重、宽容、关爱他人;二是爱中应有智慧、规范和实际行动。教育仁爱要求教师爱学生,爱一切学生。教育仁爱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教师面对的教育劳动对象,是成长中的青少年一代,是有思想有情感有理智的活生生的人;是因为如同马克思所说,教师的仁爱、道德情感和道德品行,在教育和教学劳动中是介于劳动者与劳动对象之间的工具;是因为唯有教师发扬和践行仁爱精神,才能培养我国青少年一代的仁爱精神,懂得尊重人、关心人、爱护人,懂得唯有在人与人之间互相友爱、美美与共、和谐相处,才能创造美好的精神世界,才能创造真正过上美好生活的新时代。
 
  上海师范大学的何云峰教授提出,我们现在构建师德的关键词有两个,一是爱,其次是幸福。首先要将教师的爱激发出来,因为教师的爱是调动学生爱的动力和力量。其次是教师要能够从劳动中收获幸福。何教授认为,这里所说的爱有三个层次,首先是本能的爱,其次是怜悯的爱,它也是来自于人道主义,最后是普遍的爱,也就是说教师不仅要爱自己的学生也要爱所有的学生。这三种爱贯穿在师德当中是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教育第二十七次研讨会在西宁召开
  • 下一篇:健康伦理学学术研讨会暨健康伦理学专业委员会筹备会在温州医科大学举行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