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学界成果 >

周中之:金融危机下中国消费伦理的反思

时间:2016-05-27 09:02 点击:
  消费生活是人类社会生活的基本内容,甚至可以说,没有消费就没有人类生活。当中国步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代,琳琅满目的商品,形形色色的消费环境,林林总总的消费观念,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道道风景线。人们把当今的时代称之为“消费时代”,也不无道理。消费折射出一定时代社会的经济水平、价值取向和道德风尚,其在现代生活中的地位不断上升。消费不仅与个人生活息息相关,而且对一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有着直接的影响。要促进中国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必须坚持扩大国内需求特别是消费需求的方针,依靠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经济发展。在这里,消费的拉动是第一位的。在当今中国,反思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又推动人们对消费问题的深层次研究。
  
  一、消费行为的追问:“能够”、“愿意”与“应该”的统一
  
  对于消费这一社会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人们能够感知到,但不一定都透过其现象,深入思考其本质。在一般人都心目中,消费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或者服务。没有经济实力,消费就是纸上谈兵,不可能变为现实。消费需要经济实力为前提和基础,也就是说消费者要“能够”消费。从这一点来说,这是一个最普通的生活常识。但是当我们进一步追问,有经济实力“能够”进行某种消费,他就一定进行消费活动吗?未必。例如比尔•盖茨,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之一,他乘飞机出行时曾说过,商务舱和经济舱都是同时到达目的地,何必非要做商务舱呢?在这个昔日的世界首富眼中,同样都能够达到消费的目的,他更倾向于选择花钱较少的经济舱。从这个例子中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一些人做出的消费选择,并不是他的金钱实力不够,也是他的意愿决定的。换言之,有的人“能够”消费,他却不消费,往往涉及到他“愿意不愿意”的问题。一个人的愿望往往左右着他的消费,因为消费是一种自主的行为,它受到个人的一些心理、性格特征的影响。生活中常常可以见到,同样是双胞胎,有着同样的经济条件,他们的消费行为可能就不一样。这往往是他们各自的意愿不同。
  
  但是在现在社会中,进一步深入分析的话,消费还有一个“应该不应该”的问题。你有钱,有消费的实力和愿望,那是不是你就应该消费呢?大家都知道鱼翅非常名贵,很大的一条鲸鱼,割下来的鱼翅是非常少的。由于鱼翅在高档宴席上走俏,大量的鲸鱼被捕杀,这直接导致鲸鱼都濒临灭绝。中国篮坛巨人姚明在2006年8月2日出席了由野生救援协会(WILDAID)组织的“护鲨行动、从我做起”的新闻发布会。会上姚明在“全球野生动物保护宣言”上签名,并号召大家从不吃鱼翅、不购买野生动物制品开始,增强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鱼翅是名贵的食品,价格不菲,但根据姚明的经济实力,只要他愿意,消费区区鱼翅,不在话下。姚明的不吃鱼翅的“护鲨行动”决不是从经济角度、个人的意愿监督考虑问题,而是源自于他高度的社会责任感。
  
  概括起来说,消费是“能够”、“愿意”与“应该”的统一,“能够”体现的是经济状况,“愿意”和“应该”体现的是消费者的个性心理特征和社会责任感。当然这并不是说,人们每次消费都涉及社会责任问题,但提倡消费者的社会责任感,对社会的健康发展是大有裨益的。
  
  第一,有益于生态环境的保护。例如,今年政府出台了“限塑令”的规定。上海是一个特大城市,有二千多万人口,每人每天少用一个塑料袋,数量就非常可观。要落实政府的这一规定,建设环境友好型的社会,不仅仅要从经济上考虑问题,更重要的是要激发消费者的社会责任感。
  
  第二,有益于公共卫生安全。例如,上海曾发生甲肝风波,二十余万市民因吃了不洁毛蚶而患病。为了减少公共卫生安全的隐患,在餐桌上,不仅要讲价廉味美,而且要唤醒消费者的社会责任感,不吃毛蚶一类不洁食品。
  
  第三,有益于实现社会的公平。一些血汗工厂违背人类的良知,通过种种不道德的手段生产消费品,尽管价格较低,但受到了一些有良心的消费者的抵制。这种消费者社会责任行动在欧美和香港等地都发生过,它是推动企业伦理建设,实现社会公平的重要力量。
  
  消费的社会责任与消费的自由是可以统一的。市场经济不允许强买强卖,个人的消费是自由的,它是建立在平等、自愿、自主的基础上的。它可以根据消费者的经济状况、个人性格、生活习惯做出选择。然而,消费是在社会中进行的,个人消费的自由又意味着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因为权利与义务是统一的,作为一个公民,他有一定的权利和自由,同时也有相应的义务和责任,在消费活动中也是如此。消费者的社会责任属于“应该”,是与自觉自愿联系在一起的,消费的社会责任与消费的自由的统一有着客观的基础。
  
  如果从更为宏观的另一个角度分析,消费是一种经济现象,同时也是一种文化现象,渗透着伦理观念。在整个经济发展中,消费文化的战略价值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甚至成为一种潮流。因为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温饱的实现,消费不仅要满足人们最基本的生活,更重要的是体现人们生活方式。那么现在,一个产品想要得到很好的销路,更重要的是让人们体会到这个产品有很高的文化含量。比如说,奥运会的吉祥物——福娃,它代表着奥运,代表着奥运精神。现在经济的发展,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提高文化的附加值。因为,人们在消费过程中,越来越多地考虑消费所能带来的内心的感受、地位的提升和他人对他的评价。强调消费的社会责任与消费文化的兴起也是相契合的。
  
  二、金融危机的反思与中西消费伦理观念之比较
  
  当前,由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震荡全球。这次危机的产生有着复杂的社会、历史和文化的根源。美国经济学掌舵人格林斯潘,在担任美联储主席期间主张放宽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但是,在这次金融危机后,他也不得不承认,当初放宽金融衍生品的监管是一个错误的决策。但造成金融危机的原因除了对金融衍生品监管不力外,其中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国的消费方式。美国经济发展的特征是低积累、高消费,通过不断扩大的、过度的消费来创造需求,从而推动生产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如果说,信用消费是拉动美国经济的“火车头”,那是毫不夸张的,贷款消费已成为社会生活中的普遍现象。一则数据显示,近20年美国的储蓄率一直在下降,从1984年的10.08%下降到2007年—1.7%,也就是说美国人挣100元,而消费却超过100元。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美国过度消费的现象,也正是这种过度消费为金融危机埋下了隐患。
  
  在反思金融危机的同时,我们不能不看到,与美国的过度消费相反,中国存在着消费不足的情况。我国目前有1.9万亿的外汇储备,几十万亿的储蓄。2005年中国的储蓄率为46%,挣100元存下46元。为什么美国人过度消费,而中国人热衷于储蓄,不太愿意多消费,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这里,不能不涉及两国的文化背景。8年前,我在巴西的圣保罗国际经济伦理代表大会提交了《消费的经济评价和伦理评价》的学术论文,在论文中我提到了许多中国平时省吃俭用,却把财富留给子女的现象,西方的专家都对这样的现象感到很新奇,认为这在西方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中国的主流文化崇尚节俭,中国古代的孔子教育学生要安贫乐道,俭而有度,而孟子、老子也都很强调节俭。中国古代的思想家认为节俭还是奢侈,对于完善个体人格和培养良好的社会风尚密切相关。我从教二十多年来,曾经多次到监狱、劳教所、少教所讲课,在讲课过程中我发现一些违法犯罪人员往往是因为贪图享乐,追求高消费,才在灯红酒绿中迷失了方向。所以,中国传统文化中人的节俭有益于人格的完善是有道理的。一个社会,如果奢侈成风,不但浪费了社会资源,还会助长引起不良的社会风气,甚至导致一个国家的灭亡。主张节俭的消费伦理思想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社会几千年的稳定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国传统文化中节俭思想主要是从伦理道德角度考虑的,主张节俭、减少消费,但对消费的抑制,对经济的发展不利。中国近代的思想家谭嗣同从有利于经济发展的监督出发,曾对中国古代传统的节俭观进行过批判。
  
  西方古代思想家也有节俭的思想,主要是以人生格言的形式出现的,但是没有中国那样系统和强烈。近代工业革命以后在消费伦理问题上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主张奢侈,主张消费。例如代表人物曼德维尔,他在《蜜蜂的预言》中提出是富人的奢侈消费给穷人制造了工作的机会。他认为只有消费才能促进整个社会的发展。换而言之,消费是拉动经济的重要力量。这种通过需求来拉动经济的思想后来被20世纪30年代的凯恩斯所继承,罗斯福新政就是采用了凯恩斯的思想。第二种,主张节约。例如,西方的重商主义,反对奢侈消费,认为奢侈消费影响了投资,不利于经济的发展和国力的增强。亚当•斯密虽然批判了很多重商主义中他不赞成的观点,但是他也认为,节俭是社会的恩人,而奢侈是公众的敌人。后来马克斯•韦伯在谈到资本主义早期发展的时候,也提出清教徒采取节约方式,把钱积累起来进行再投资,并且把赚钱作为上帝交给他们的任务,才促使了经济的快速发展。总之,西方近代社会的思想家虽然对节约还是奢侈持不同的观念,但是他们大都是从经济的角度论证问题的。中国文化强调消费的伦理评价,而西方的文化则强调消费的经济评价。
  
  两种不同的文化背景有着不同的消费伦理观,例如在如何对待借贷消费上,中国人信奉“无债一身轻”,而美国人崇尚“用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中国人和美国人的观念相差很大。在几年前,有个故事在大陆流传。一个中国老太太和美国老太太百年之后在天国相遇了。中国老太太说:“我为了买房子,储蓄了三十年,终于在进天国的前一天买房搬进了新住房”,而美国老太太则说“我的房子住了三十年,我终于在进天国的前一天,把银行的住房贷款还清了。”当时,这个故事对中国人传统的消费伦理观念做了更多的否定性的评价,而对美国人的消费伦理观念做了更多的肯定性的评价。但随着金融危机的发生,这种评价也许要修改了。中国的消费不足和美国的过度消费,是消费两个极端,都值得反思。
  
  对于中国人和西方人消费观念的不同,也许有的人会说,因为西方的福利待遇好,西方人可以毫无顾忌进行贷款消费,但是中国人不一样,中国的福利待遇、社会保障制度不如西方,所以中国人不愿意贷款消费。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尽然。我们不能不看到文化传统对于人们的消费理财所产生的重大影响。同样生活在西方,一些移居那儿的中国人往往对储蓄情有独钟,在按揭时首付款也比其他人多一些。即使在解决了养老等后顾之忧后,中国人的储蓄也会比西方人多,也许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国人对“风险”的认识问题。在一次国际经济伦理会议上,有西方的专家问我,中国人为什么不能接受“用明天的钱来圆今天的梦”?我认为其中涉及到中国人的心态。中国人很希望过平稳的生活,借贷虽然有可能带来种种好处,但同时也带来很大的风险。大部分中国人更倾向于把钱存在银行里,储蓄到一定数额在消费,而不是冒风险借贷消费。二是中国人的宗法血缘观念。中国人都希望把钱财留给子女,特别是儿子。他们往往接受了上代人留下的钱财,而自己也应该储蓄,把钱财留给后代。
  
  三、鼓励消费与引导消费是应对金融危机的现实选择
  
  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日益显现,中央采取一系列的重拳加以应对。通过扩大内需来拉动经济,减少金融危机的冲击,是应有之义。但扩大内需要真正落到实处,不仅需要一系列正确的方针政策,同时也需要思想道德的支持。这也就是说扩大内需是一个系统工程。假如政府为了扩大内需,给中下层社会群体加薪,但如果这些增加的收入不进入消费,仅仅是从政府的账户转到个人储蓄的银行账户上,或者整个中国缺乏消费信心,市场不振,要复苏经济是困难的。也许有些人会提出鼓励消费会带来不少弊端,这些担忧并非空穴来风,是有其根据的,但鼓励消费对拉动经济的作用是不容置疑的。我们不能抽象地谈论鼓励消费的利弊得失,而应将它们放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在当前金融危机的条件下,鼓励消费利大于弊,是必然的选择,不应该有所犹豫和动摇。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显示,发达国家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比例平均在80%左右,发展中国家平均约70%以上。而中国近几年来,消费率一直处在60%以下。2007年,我国储蓄占GDP的 51%,消费仅占GDP的48.8%,其中包括13%的政府消费,居民消费只有35%。可见消费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大大低于国际平均水平。因此,鼓励消费也是有客观数据支持的。 
  
  这里鼓励的消费,不是指公款吃喝的消费,而主要是指居民消费。面对金融危机,公款吃喝的消费不仅不应该鼓励,而且应该减少。而居民消费对于拉动经济的作用更为重要,鼓励消费主要是鼓励居民消费。鼓励消费又是和引导消费结合在一起的。为了平衡经济和伦理的关系,所谓引导消费要着眼于“适度消费”。
  
  适度思想是在古今中外都有广泛记载。例如中国古代的孔子主张“中庸之道”,西方亚里士多德的“中道”思想,他们都强调任何问题都要讲适度。那么,在消费中如何来把握这个“度”呢?这其实是一个很难定量分析的问题。在中国,由于贫富差距的拉大、东西部地区差距的拉大、城市农村差距的拉大,这个适度就要放在具体环境中分析。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曾经给适度下过一个定义,所谓适度就高于最低的标准上面一点。但是它又是相对的,经济收入高的人,可以鼓励其消费多一点;经济收入少的人就相对少消费一点。此外,我国还要解决一个文化消费的问题。因为我国的经济水平比较低,文化消费还处于低级阶段。为什么姚明在美国可以享受高收入,这就涉及了美国的文化消费的问题。很多美国人下班后,愿意去看场球赛或者是演出,文化消费比较普及。而在中国,由于种种原因,文化消费还没有成为一种主流。要鼓励和引导中国的消费者在满足生存消费的基础上,加大文化消费的投入。
  
  适度消费对于不同人群应该有不同的要求。例如在我国,主要是老年人消费不足,青年人则消费过度。特别是对于高科技产品的消费,由于青年人对新生事物更容易接受,他们名正言顺的成为这支消费队伍的主力军。而一些老年人则在这方面的消费水平很低。所以,根据不同的人群,在消费适度方面应该有不同的要求。要刺激老年人的消费,同时也要遏制青年人过度的炫耀型消费。
  
  四、理性对待奢侈
  
  如何对待奢侈,这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首先,什么是奢侈品?有的人说价格贵的就是奢侈品,也有的人认为稀缺的就是奢侈品。同样是奢侈品的概念,人们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标准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例如,三、四十年前,彩色电视机在人们眼中是一种奢侈品,而在现在却是家家户户很普及的一种家用电器;大哥大在十年前是企业老板炫耀身份的工具,而现在你能说手机是一种奢侈品么?所以说,奢侈品是在不断的变化当中。
  
  其次,对于奢侈存在不同的评价。一种观点认为,奢侈品消费败坏社会风气。在青少年当中不乏一些纨绔子弟,不好好学习,却比吃比穿,非名牌不穿。这种摆排场、比阔气直接给社会风气造成了不良影响。中国历史上就有石崇斗富的故事,实际上讲的就是奢侈败坏社会风气。在西方,古罗马灭亡的原因之一就是奢侈成风。一旦奢侈的社会风气形成,腐败的现象就会大量滋长。历史上有许多事例证实了这一点。
  
  另一种观点从消费民主的角度提出,认为一概地反对奢侈,实际上违反了消费民主。因为在经济学中有一个消费者主权理论,这种理论认为消费者的消费行为是一个自主过程,不能进行强迫。那么,现在社会中,随着人们收入差距的拉大,人们的消费也随之产生不同的层次——形成高、中、低三档。究竟选择什么样的消费品、什么样的消费层次应该由消费者自己决定。有的人认为奢侈品不能买卖,可是大多奢侈品的买卖并没有违反法律,只是因为其做工或者原材料使消费品的价格高昂一些。特别是在目前我国急需拉动内情况下,就需要允许开拓更多的、不同类型的高档消费品。
  
  基于以上两种观点,我对于奢侈品消费的观点是容忍但不提倡。因为现在是市场经济,不能禁止消费者的自主消费行为。同时,在某些时候,富人的奢侈品消费行为也促进的经济的发展。但是如果奢侈品在社会生活中泛滥,会对社会产生负面效应,特别是对青少年产生不良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简单的说“yes or no”。所以,对于奢侈品的消费可以容忍,但是绝对不能对此进行提倡,进行大量宣传使之成为一种主流的消费文化。“允许”和“提倡”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当然,在扩大内需、应对金融危机的特定情况下,对奢侈品的宽容也应该多些。
  
  消费的背后还涉及种种社会问题,尤其是对于奢侈品消费是社会的敏感问题。因为许多人正是从消费当中看到了社会的分配不公,从而产生了“仇富”现象。但是,对社会生活做出贡献的人的消费却能的到人们的认可。例如网络上报道袁隆平买高档车的消息,并没有受到大众的抨击,相反却受到了网民一致的首肯。因为人们认为袁隆平为国家和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是用正当所得钱进行高档消费的权利是不应被质疑的。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唐凯麟:儒家传统道德观念与社会主义道德建设
  • 下一篇:曾建平:关于伦理学的学科性质与学科建设的几个问题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