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学界交流 >

万俊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爝火之光

时间:2016-08-05 16:37 点击:
  第31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火炬即将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点燃,四年一度的全球体育盛会在人们的期冀中来临。除了众多体育竞技项目之外,人们还热切关注着它盛大而庄严的开幕仪式,尤其是奥林匹亚圣火的传递和点亮,还有奥林匹克圣歌、每一届奥运会的主题曲、运动员和裁判员的宣誓、橄榄花冠、和平飞鸽以及伴随着一次次不同国旗升起而奏响的不同旋律的国歌……迄今为止,奥林匹克运动会是现代人类社会最具共享和影响的一项盛大活动。然而,究竟是什么因素使得奥林匹克运动会具有如此广泛而深远的影响,能够唤起不同地区、不同肤色、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政治立场的人们共同关注、一起感动、同心向往?答案林林总总,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奥林匹克的意义已然远远超出体育竞赛本身,它已成为而且日益凸显为人类社会的一种共同期待、一种精神分享。这种期待和分享随着我们这个世界从未停歇的动荡而变得愈发珍贵和强烈。
  一、灵魂与肉体:奥林匹克精神的人文价值
  古希腊人给人类文明和文化贡献了至少两个堪称伟大的发明:哲学和奥林匹克运动会。前者关乎人类心灵智慧,后者关乎人类身体健康,二者的合题便是古希腊文明和文化之核心精神的高度表达:让高尚的灵魂寓于健壮的体魄之中。这一伟大贡献让全人类获得了一种关于人类共同体而不仅仅是人类个体之“认识自我”的独特而深刻的理解。
  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人类究竟是凭借何种力量不仅长存于“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生命世界,而且还能成为这个大千世界卓越的“看护者”“改善者”和“第一责任人”?早在2000多年前的“轴心时代”(德国哲人雅斯贝尔斯语),诞生在中国、南亚(印度)、耶路撒冷和古希腊的先贤们,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各自不同却又仿佛遥相呼应的解答:“人自(然)一体”“天人合一”“人类智慧”“生命灵性”“灵肉超越”……人类既生存于自然之中,又超越其外。
  奥林匹克运动会是独特的,也是普遍的。它既体现了古希腊文明和文化对于人自身理解的卓越智慧,又代表了人类追求卓越人生和美德的共同理想和热情。在古希腊人的文化价值理解中,美德是人生的卓越成就和人性潜能的完美实现,因而,奥林匹克运动会作为一种竞技游戏本身便不只关乎身体力量,更关乎文化理想。马拉松,不只是希腊的一个地名,也是奥林匹克运动会最长距离的长跑竞技项目的名称,它是对人类意志和毅力的最高检验,更是对勇士和作为城邦国家之公民的国家政治忠诚与国家伦理挚爱的最高检验。
  由此,人们在速度和耐力的背后感受到了意志、尊严、荣耀,所有人都不只看重速度的快慢,更看重坚持和冲刺,最后冲向终点的参与者与最先冲破终点的冠军一样受到尊重和赞扬。耐人寻味的是,今天的马拉松长跑运动早已超出竞技范畴而变成一种人人可以参与的游戏,男人和女人、老人和小孩儿、健康者和伤残者、陌生人和熟人都可以自由融入长跑队伍,穿行城市马路或乡村野径。人们相互鼓励、相互搀扶,一起跑向远方。竞技优胜不再是唯一目的,参与、分享、同乐成为更多参与者和旁观者的“游戏动机”。
  事实上,古希腊人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奥林匹克运动会当作一种纯粹的体育竞赛活动。每到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始,奥林匹克竞技场内外就不单是体育运动员和体育项目的竞技,还有像苏格拉底这样的“智者”和智慧辩难。智者与雅典城邦里的年轻人们的智慧辩难虽然一度不被官方认可,苏格拉底本人甚至还因言获罪,但智力游戏与体力游戏早已成为奥林匹克竞技场内外不绝的风景,其背后闪烁的依然是“让高尚的灵魂寓于健壮的体魄之中”的古希腊精神灵光。那无疑是人类早期创化自身文明、弘扬人性教化的人文价值和人文精神之光。
  二、差异与共享:奥林匹克精神的现代启示
  人类社会曾创造过各式各样的竞技游戏,为何奥林匹克运动会能有如此持久的生命力?答案在于奥林匹克精神:相互理解、友谊、团结、公平竞争。人们熟悉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著名口号或格言:更高、更快、更强。这一口号高扬的是奥林匹克运动会所崇尚的体育美德,亦即其所追求的人类体育之卓越成就和最高境界。更重要也更根本的,是支撑这些目标追求的奥林匹克精神。无论能够达到多高、多快、多强,都必须通过公平竞争赢得,任何通过例外于规则程序或借助于不公平参与条件的竞争所“赢得”的优胜都不可接受。显而易见,公平竞争原则最典型地反映了人类社会追寻正义的崇高理想。也正因如此,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优胜者和奖牌才会赢得超出一般荣誉的赞赏和崇敬。
  追求卓越和赢得优胜并非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全部,通过创造一个公平竞赛的广阔平台,让来自不同国度和地区的体育优秀者们超越种族、肤色、政治、经济、文化差异,寻求相互认识、沟通、理解,从而增进友谊,促进人类大家庭的团结,才是奥林匹克的远大理想。如果说,古希腊人发明奥林匹克游戏的原初目的主要是为了践行“让高尚的灵魂寓于健壮的体魄之中”的崇高人性理想,那么,从1892年顾拜旦在巴黎索邦大学发表关于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演讲开始,古老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便开始走下奥林匹斯山,走向五洲四海。里约奥运会的重大意义之一,便是奥林匹克运动会第一次走进南美。
  事实证明,奥林匹克步入现代一百多年来,已然成为现代人类社会最负盛名、最“伟大而有益的事业”。无论战争还是和平,无论灾难还是吉祥,奥运会始终像一束灵光顽强地闪烁于人类星空。无论人们来自哪一个国度或地区,操持何种语言、信奉何种信仰,只要来到奥林匹克竞技场,都是奥林匹克村的“村民”,只要遵循《奥林匹克宪章》和奥林匹克精神宗旨,就可以找到珍贵的友谊,感受并相信人类团结的力量和共享的希望。所有这些,正是奥林匹克运动带给全人类的精神价值和文化启示:人类自身的差异和个性是珍贵的,必须得到公平的尊重和保护;正是因为差异,才使得相互理解变得必要和重要,才使得友谊的价值得以彰显,才使得团结共享更加珍贵而有意义。
  然而,如果我们不能坚守一种完整的而非狭隘的、长远的而非短视的世界观和宇宙观哲学,就很难达成这样的共识。的确,在某种经验现实主义层面上,某些价值特殊主义者的担忧有一定理由,因为我们看到和亲身经历了太多经济竞争和利益争夺、国家政治争斗和国际政治冲突、种族或民族紧张对立、恐怖主义灾难……所有这一切,一次次打击着人类社会关于公平正义、友谊团结、共享共荣以及任何形式或方式建构并维护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本信念和信心,使得哪怕是底线程度的普遍伦理也难以获得最基本的确信和认可。
  确乎,在民族—国家依然主导人类社会基本存在结构的状态下,人类可能达成并真诚承诺的价值共识和文明意义仍十分有限。纵然如此,我们也不能永远囿于某种形式的“文化特殊主义”或民粹主义,甚至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从而放弃对人类社会及其文明进步的共同责任和理想。在某些非政治或非意识形态领域或层面,人类不仅能够而且必须学会共同分享和分担一些基本的东西:文明的和文化的,价值的和精神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伟大启示和意义在于:它不仅以其特有的体育游戏和竞技方式让人类社会共同感受、见证并确信我们可能的共享价值,而且以周期性的重复提醒我们,唯其稀罕,方显珍贵;唯其艰难,尤须珍惜。在此意义上,我们应当将奥林匹克运动会看作人类社会超越差异、体验共享的宝贵经验。奥林匹克火炬不啻一束照亮人类命运共同体前景的爝火之光。
  三、中国与世界:奥林匹克精神的人类意义
  对于中国人来说,奥运会还有着一种特别的意义:它是中国现代命运的见证,更是中国通向现代世界的桥梁。
  1932年7月,当刘长春孑身一人跑在洛杉矶奥运会田径场上的时候,我们收获的不是荣耀,只有被称为“东亚病夫”的屈辱。1984年7月,同样在洛杉矶,许海峰在第23届奥运会男子***慢射比赛中夺冠,中国运动员实现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15金8银9铜总排名第四名的成绩,使国人乃至全球华人昂首挺胸。同样的地点,不同的时间,我们改写历史。2008年北京奥运会盛况空前,令世界瞩目感叹,不仅完美兑现了中国对世界的承诺,也为2022年第24届冬季奥运会预设了先机。
  风雨百年,我们走进奥运,经历奥运,主办奥运;我们从弱小走向强大,从屈辱走向光荣,从封闭走向开放。通过奥林匹克运动会,我们看清了中国现代化转型的足迹,如同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闪耀在古老北京城中轴线上空的焰火脚印,划破夜空,绚丽无比。我们明白了一个关于文明和文化的现代真理:作为一个后发的民族—国家,我们必须独立勇敢地迎接来自西方的现代化浪潮冲击,唯有自强不息,才能摆脱贫弱和屈辱,赢得尊严与荣耀。而今,借助奥林匹克之桥,我们走进了现代世界,不仅仅带着古老东方的文明气息和文化智慧,而且还有现代中国的先进科技成就和“协和万邦”的诚挚善意。
  是的,今天的中国已经深刻融入了现代世界。如果说,这种融入在百年前是被迫的、消极的、外部植入型的,那么,今日中国不再无知自封,不再怯懦自失,不再任人摆布,而是自主积极地参与、组织和推进这一进程,成为世界和平发展的主要力量之一。置身经济全球化的今日世界,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中国更有能力也更有责任以更积极的姿态和方式改变世界,使之从单极走向多极、从紧张对抗走向团结合作。正如习近平主席2015年9月在第70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所指出的:“当今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休戚与共。我们要继承和弘扬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谓人类命运共同体,亦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不可分离的生存与发展之生命存续体。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没有哪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够孤立自封求得自我生存发展,世界的任何改变都会或多或少、直接间接地波及所有国家或地区。要打造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就必须建立平等相待、相互理解的人类伙伴关系,建立公平正义、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国际新秩序,寻求开放进取、和而不同、互容互惠的发展远景。今天,中国努力实施并坚定维护的正是为了建构这样一个符合现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之最大、最长远、最根本利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无论是实施“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还是参与G20峰会和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抑或是积极支持联合国行动并具体承担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维和任务,无不充分体现这一点。
  奥运会的启示在于:任何正当合理的竞争都必须首先建基于平等参与、公平正义的秩序之上;任何独特卓越的竞技都是在差异中显露优异、在比较中相互促进;任何跨越国界或超越民族界限的人类共同活动都必须有益于人类的相互了解和理解,能够增进人类社会的团结、友谊和共同进步。诚然,奥林匹克的启示主要还是体育文化的,它并不能也不可能超越或代替人类政治、经济和全部文化活动与意义。即便如此,奥林匹克精神已经用它点亮的火炬照亮了人类走向命运共同体的道路,而它赋予优胜者的橄榄花冠和奖牌让我们日益深刻地理解了人类和平的崇高价值和美好理想。人们有理由相信并应该珍惜:让奥林匹克的圣火成为我们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爝火之光,让这不息的爝火点燃我们心中美丽的理想,照亮人类生活世界的满天繁星。
  《光明日报》( 2016年08月05日 01版)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李建华:中国伦理学须植根本国道德土壤
  • 下一篇:达里尔·科恩:东方哲学给予我们的经济伦理学启示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