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学界交流 >

李小佳:首个“中华慈善日”,不只强调赠人玫瑰,更要细品手有余香

时间:2016-09-07 09:12 点击:
  慈善行为除了涉及法律之外,还有着重要的道德维度,慈善表面看就是帮助别人、不求回报,但实际上,其深层上涉及到的是人们的消费观、财富观和人生观。
  
  2016年9月5日是我国首个“中华慈善日”。在这一天,“纪念首个‘中华慈善日’暨慈善文化建设中的道德与法律研讨会”在上海师范大学举行,来自上海、南京等地的慈善理论研究者和慈善事业实际工作者代表与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于今年9月1日实施,该法明确规定每年9月5日为“中华慈善日”。随着这一天的到来,不少人也提出问题,该怎么过好慈善日呢?是不是在这一天践行公益、助人为乐就是过好慈善日了呢?研讨会上,有不少学者表示,慈善法的颁布和实施推动了我国依法慈善的进程,但要过好“中华慈善日”不能只强调“赠人玫瑰”,更要细品“手有余香”,从更深层丰富慈善内涵滋养慈善文化,进一步推动从传统施恩向现代慈善的转型。
   
  同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邵龙宝指出,慈善法已经成为我国未来慈善工作的基本依据,并将开启一个依法治“善”的新时代。现代慈善法属于公共伦理的基本法之一,这是私德上升为公德的一个极好的范例和行动。在此过程中,也要看到在慈善文化建设问题上,还有必要厘清道德和法律的关系问题。比如,慈善行为除了涉及法律之外,还有着重要的道德维度,慈善表面看就是帮助别人、不求回报,但实际上,其深层上涉及到的是人们的消费观、财富观和人生观。通过慈善日来推动慈善文化建设,重点要实现三个超越,即在构建慈善伦理价值观时,要探究如何超越亲缘关系而惠及陌生人;如何超越慈善只是为了面子或更大的名声和功利等自我目的,在评价标准上淡化捐赠的钱额的多少,减少以多少划等级进行表彰之类的活动;如何超越单纯的政府的慈善与期望富豪的慈善,使慈善事业成为广大民众的伦理道德行为。
      
  上海师范大学慈善与志愿者服务研究中心主任周中之指出,厘清慈善与功利之间的关系,也是当前中国慈善不能回避的问题。比如,有一定功利性动机的慈善该不该鼓励?假如鼓励,那么,企业在功利驱动下的慈善,会否堕落为“高级广告”?周中之认为,在现实生活中,包括慈善组织在内的非营利法人要实现增值,难以拒绝商业活动。许多情况下,将商业活动中的收益用于公益,而非用于慈善组织内部成员的分配,社会有关方面不会提出异议。但是,由于市场活动中的逐利性,慈善组织的许多商业收益经过变通,进入个人腰包,滋生慈善的腐败,这就偏离了慈善应有的轨道。这些就要求进一步加强法律建设,围绕慈善法建立完整的相关配套法律,以更好地规范慈善活动,为慈善行为确立“底线”。但法律是相对抽象的条文,是需要通过人来执行的,这样就必然提出价值观上伦理引导的问题。这种引导的前提,是承认慈善价值理念的多样化。要看到,在对待慈善与功利的问题上,企业及其企业家有着不同的价值理念和不同的境界是正常的。其关键,是要引导企业及其企业家在坚持义利统一的基础上走向高尚,更好地反映慈善的本真。在理解利益的内涵时,不仅仅要理解为满足物质生活的利益,也要理解为满足精神生活需求的利益,这样,才能以高尚的境界理解慈善。
      
  上海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陶倩认为,法律解决的是可慈善的问题,但还要解决想慈善的问题。对此,可以加强以公共关怀为目的的情感教育,通过保护人们心中的恻隐之心、同情心,为慈善行为埋下种子。陶倩还认为,现代慈善不是一般的个体道德行为,要从个人美德向公共精神、公共责任转向,重点要培育作为现代慈善文化内核的公共精神。具体来看,要以公共规则意识作为培育公共价值理念的起点,要以公共道德观念作为培育公共价值理念的核心。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周谨平:社会治理与公共理性
  • 下一篇:没有了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